钓友日记
用户

2018年暑期钓友会江湖行

浏览:396次

  没有人可以经得起流光的雕凿抛掷,滚滚尘浪,都是远航的船,何必非要找停泊的岸。风尘无主,贪恋了怨起戏谑的烟火,且向巨湖大江去将执念放下,一竿青竹垂钓碧水,暂忘了世态浇漓,无谓残缺,无谓圆满,有的是江上清风,山中月明,覆盖了简单的一季。

  一、糯扎渡小黑江野战,5人8天(来回2天)

  小鲤鱼太多,陆续放流。连竿无数,过足了狂拉的瘾,放生归航。

  钓具炊具满车,每一次野战,都是一场智力体力毅力的角斗。

  荒野求生,连绵不断的雨,像一个隐没了千年的僧踪,只有一草一木的呼吸,相伴着钓者的背影如磐。

  没留下一张像样的风景画,但这种大寂寞的荒凉,云南第一库的姿容,能在此一驻,此生足矣。

  第一晚,一盆鱼汤暂补体力。

  泛滥的小白条

  淡水石斑。诸如小白鱼罗非之类已将土著鱼种逼到绝路,且自珍惜还能钓到小马口(桃花鱼)的水域吧。

  “春来桃花水,中有桃花鱼。浅白深红画不如,是花是鱼两不知。”坝栏河的小马口已消亡殆尽,龙马江的小马口数量也在锐减,忧哉。

  公斤非

  小黑江带头大哥,雨势不减,目光沉静,心中实则千万只羊驼奔过。

  江鲤

  

 

  第七天,燃气用尽,雨中准备晚餐。野钓的乐趣与笑点也在此。

  

 

  归航!鱼获千条,只取好鲤鲫百余。

  

 

  

 

  二、墨江坝栏河,3人8天与7人4天(来回2天),钓友会精英会师那哈乡

  小鲤鱼、黄辣丁、小白鱼泛滥成灾。每次相聚出行,皆是克服种种限制,风雨无阻奔向此程,江边狂酌,天涯醉了谁?伴着山水雨声,在一盏茶的纯粹中,萍聚萍散一寸光阴或是半轮残月。

  乘风破浪,心生向往,滤去繁芜,期待竿点波前,弯弓如月。

  

 

  2015年大兵团作战,细数已逝去三载。此番钓行,且看青山曾有几人归。

  

 

  会师一瞬,游钓江湖,九夏日烈。

  

 

  湖空山静,安此一隅,佛者莲花盛开,渔者满目白云。

  

 

  鲤者礼也,山泉松柴,一锅清汤,要的是纯自然的风味。

  

 

  李大一天的鱼获,忘了痛风,一竿在手,百病没有。

  

 

  三、坝栏河转战龙马江,2人3天(回程1天)

  黄辣丁、鲢鱼多,大鱼屡次切线。

  

 

  

 

  

 

  

 

  四、一战三江口,3人3天(来回一天)

  景色难以心旷神怡,鱼情却很好,失之东隅,收之桑榆。

  连日暴雨,青山浊流,蛮野之战。

  

 

  开竿大鲫

  

 

  小鲤

  

 

  夜上公斤非

  

 

  清晨公斤非

  

 

  晨起二条江鲤,都在3公斤以上。乘鲜烹之,好鱼只有在江边能品出最原初的鲜。

  

 

  烈日暴雨下,痴心不改。

  

 

  林中胶棚胜天堂。

  

 

  累了随便一卧,只截取一段时光,想想一念起,一念灭,我们渺小的生命,在流年的沧海中入境则幽,出境则怨,将一生悟不透的风尘,葬在这万世不改的山水中,谦卑而淡定地再奔走于今生。

  

 

  

 

  弯弓如月,一生所求。只在乎起竿一瞬的快意,收获多少已不关心。

  

 

  

 

  

 

  小非悉数放流,上山还是累成狗。请两人来背装备,要价60元成交,过来拿眼睛望望,竟然溜了。肩扛手提来回两趟,该塌的舌头还是塌到地上。

  

 

  

 

  不一样的大非,不一样的心情,人见有份,渔乐无限。

  

 

  

 

  五、再战三江口,4人3天(来回1天)

  唐僧有云:孤峰绝顶万余嶒,策杖攀萝渐渐登。行到月边天上寺,白云相伴两三僧。一战三江口,虽苦虽累却回味渔乐无穷,回家一周,再涉江湖。

  载满装备,再度去体验累并快乐着。

  

 

  晚餐还行

  

 

  

 

  

 

  鲟鱼竿,大力马线,11号钩,人拉下水,这是跑了多大的鱼。

  

 

  当回野人。篝火芭蕉大罗非,橡胶林中鱼香飞。待到枯枝燃成灰,撑饱肚子把家归。

  

 

  热、狂热、暴热。

  江水混浊,少了怡心悦情。

  夜中取水一桶,天明澄清见底,江流不止固浊,静宁则清。

  

 

  钓鱼界斗战圣佛,高温下可以一天一夜手不离竿。

  

 

  鲫鱼也吃青苞谷

  

 

  还是大鲫漂亮

  

 

  连拉四条,完成任务

  

 

  终于钓到公斤非

  

 

  这条不错,爬个大坡去煮鱼,补充体力准备夜钓。

  

 

  

 

  夜中无口,正酣睡,被坤仔响彻整个三江口上空的叫声惊醒,巨物断6号线而去。又战再断线,连漂扯了个干净,守到4点,上3公斤鲤鱼一条,聊作安慰,睡觉去。

  

 

  

 

  元宝公鲤,白长了这么大的肚子。

  

 

  4公斤野生大非,平生第一次见,好鱼都是别人钓的,眼睛望望也是满足。

  

 

  二夜二天,收竿爬坡。

  

 

  

 

  

 

  宰鱼宰鱼,一顿吃伤,十顿喝汤,撑了不要不要。

  

 

  多了没地方放,踩着鱼归来,进城跑遍全城,到家一条不剩。一身轻松,唯有淡淡的鱼腥味久不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