钓友日记
用户

2018-10-03-邕江钓草-2口中1跑1得1

浏览:328次

  2018-10-03-邕江钓草-2口中1跑1得1

  

 

  

 

  

 

  

 

  

 

  今天就要出发钓鱼了,晚上都睡不着,半夜醒来,也要手机查看一下邕江水位,生怕它又涨上去了,这两天它一直在反复。

  早上6:00起床,一看,天还黑呢,再等等吧。

  磨磨蹭蹭,差不多7:00才出发,出发后,天亮得很快,还没有到半路,天都亮完了。

  早上人少,骑摩托车的感觉真爽,真想就这么一直骑下去,无奈和邕江的草鱼还有个约定,没法就这么一直潇洒下去。

  到了江边,先看看老钓点,没有人,大喜。

  先把渔具丢过去,占个位置先,然后到下游去摘芦苇。

  我的钓点附近的芦苇,新叶还没有完全长出来呢,叶子太小了,没法用,前两个月的涨水,基本上让草鱼把2米以下的芦苇啃了个干干净净。

  摘完芦苇回来,挂钩,扔罐子,忙完这些,都已经是8:19了。

  累啊。

  太阳太大了,这几天。

  躲在芦苇后面,玩手机,看钓友发帖——他山之石可以攻玉。

  旁边的钩机、手扶拖拉机、发电机的轰鸣声,把人搅的好心烦,太吵了。

  罐子也没有动静。

  天气,那么好,艳阳高照,风平浪静,罐子扔得也不错,水位也是上大草鱼的水位啊,一切的一切,都是恰到好处。

  无奈,罐子就是没有动静,你倒是动一下啊。

  不甘心啊。

  上午10:58,跑去吃三品王,争取在人多之前吃完,不然吃碗粉都要等很长时间。

  卧槽,现在的三品王,怎么变成这样了,粉条口感极差,汤水温温的,也没有以前那么烫,也没有以前的味道了,差评差评。

  吃完粉,回到江边,看到一个年轻仔,拿了条手竿,在我上游7-8米的地方钓鱼

  在我重新丢罐子的时候,年轻仔,大呼小叫,手竿已经一个大弯弓了,他没有带抄网,在叫上游几十米处的小伙伴,赶快拿抄网过来。

  抄网拿来后,还溜了两三分钟鱼,才抄上来,这技术可以喔。不知道是什么鱼,长条,银白色,不知道是不是赤眼或者孟加拉,也有两三斤的样子。

  这下子不得了了,他的小伙伴全部都移杆下来了,都围在他上鱼的位置钓,有一个跑到了我的下游。

  丢完罐子,我走上去看看。

  今天江边,全线满员,手竿、海杆齐上阵,但是很少人到我下面的这个位置,不知道为什么,估计是挂底被挂怕了吧。

  中午12:44,左边一个铃铛想了几下,但是拉线幅度不大,收线上来,感觉有鱼,但是不大,为了不让它把旁边的鱼线也一起搅了,脱衣服下水,站到外面收鱼。

  波澜不惊。

  抄鱼上来后,发现是一条小草鱼,斤吧的样子,估计还不到1斤,有史以来最小的草鱼了,懒得称了,和大脚对比一下就可以了。

  虽然没得大草,但是说明了,草鱼开口了,下午,应该还有机会,机会大大的。

  结果,郁闷了一个下午,我一直守到下午7:00才回家,但是却再也没有上草鱼了,我也很久没有钓到这么晚的了。

  太阳下山后,温度下降很快。

  收摊,走人。

  收罐子上来后,发现,有一个罐子的芦苇,已经吃到钩子旁边了,就是没有中,被吐出来了,可惜,但是也没办法,下次它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。

  小草鱼放生,后会有期。